Don't Panic
Table of contents

一个产品可以慢慢迭代进化,变得越来越好用,但很少有变得越来越自由的。尤其当产品的生产者对自己的审美品位相当自信时,对消费者来说这种自由更加难得。

所以我一直都没有买 iPhone。

我承认 iPhone 的性能更加强大,产品设计品味尽管一直在走下坡路,依然非常优秀,应用的质量和生态环境甩所有竞争者一大截,安全方面更加值得信赖,硬件方面的创新也走在前列。所以只要别人不在意预算,我都会推荐买 iPhone,老婆说要买,我也毫不犹豫。只是我自己不会买来用,因为在许多细节方面,我就是受不了苹果的种种限制——尽管这都是以为了消费者为名设置的。

我完全清楚使用 Android 或其他系统的代价是什么,而且自问可以规避或承受。

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有代价,有代价才有选择的意义。否则,既然自由这么宝贵,又不需要担心有什么损失,谁会不选择自由呢?

近日发生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后,美国社会进一步加强枪支管制的讨论再次成为热门,讨论的内容与以往并没有多少不同,说到底还是宪法修正案确认(确认而非赋予)的使用武器自卫的自由,及其带来的额外社会成本之间如何平衡取舍。

拥枪与禁枪两派的理由不需要在此逐个阐述和讨论,在我看来,这也无法靠争论确认谁对谁错,所有人达成一致意见。

因为自由的价值和代价在不同人眼中各不相同,这是融入不同价值观后的主观差异,而非可以客观衡量以得到唯一答案的问题。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也可能会因为种种际遇而改变看法。

所以,最重要的不是当前经过合法程序达成了什么样的结论,而是民众能否通过政治讨论和实践,了解不同选择的代价究竟有多大,以及做出选择之后是否还有重新选择的可能——无法重新选择也包含在代价中。

当我们并不知道自由的代价有多大时,选择“自由”没有意义。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Table of contents

————— 2017-09-04 —————

百合:

我☆☆,去年查出来肠癌晚期。开刀后发现转移到胰腺和肺。一年来都在做化疗以及自费靶向,这周五准备再去开刀了。这次是肝。

我其实很想劝他们,吃中药控制吧。别再遭各种罪。人不人鬼不鬼的。完全没有生活质量。

小呆:

@百合 完全同意!

百合:

可是这种话我说不出口。站在我的立场,没有权利决定开不开刀的…

当初医生说最多半年到一年。现在一年多四个月。

期间就是各种化疗各种靶向。一个月住医院至少三次。

人活的完全没有生活质量和尊严。

最后弄得负债累累。到头来一场空。我领导她老公,三年前查出肺癌晚期。然后他比较理智,坚持不化疗不开刀。就吃中药控制。每年出去旅行。去国外。生活得很快乐。现在好的不的了。

有害书籍爱好者:

心态是很重要

百合:

相比之下,这边完全就是愁云惨淡,一直笼罩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下。因为化疗的反应,人都完全变样了。路也走不动。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有各种情况 @百合

其实关键是心态

百合: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一种是开心并且高质量滴生活,一种是在病痛和各种化疗反应中中生活。

有害书籍爱好者:

真轮到自己,也未必有那么好的心态啊

百合:

其实我感觉他心态变了。也知道自己看不好了。但是想活下去,是人的本能。于是只有一次次去化疗。加上靶向。

小呆:

我☆☆也是各种手术化疗折腾了几年。西医到最后完全是像对待机器一样折腾人

Camille:

求生本能吧

Ethan Sun:

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百合:

是呀。我看着真的有点于心不忍。因为化疗,满嘴的溃疡。吃不能吃。喝不能喝。还全身痛。头发掉光。

Ethan Sun:

何必

Camille:

轮到自己 心态会不一样的

有害书籍爱好者:

我倒是想到了伽罗华,明知决斗必死,连夜写下研究成果,感叹时间不多了

百合:

我很想跟他们说,其实一开始就别开刀。既然知道是晚期,那就在有限的日子里好好生活。

但是以我的立场,是不能这么说的。

司马:

嗯,为了活着,怎么努力都不为过。虽然可能是越努力越深陷。但努力的过程起码一直有期望。

百合:

可是这些期望都是建立在无穷的痛苦上。化疗的各种不良反应,身体机能的蜕化。人活的像躯壳一样。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我觉得应该是选择更有尊严,相对来说更高质量地活着。

而且很可能这次开刀就很难再站起来了。可能就要一直和那些冰冷的仪器在一起。

Camille:

躺在那里苦苦求生的不是你呀

小呆:

好死不如赖活着 关键我不认为放化疗比中医更能让人赖活

蝴蝶薇安:

我☆☆胰腺癌最后那段时间,瞒不住了,她意识到自己要不行了,哭着打☆☆耳光,骂他不救她

她的条件不允许做手术,所有的钱都花在给她买杜冷丁止痛上了

当事人有时候是很想活下去的,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作为家属,如果当时没有尽力,后面可能会一直愧疚

小呆:

胰腺癌不好治,只能用质子重离子放疗

老人家:

手术问题因人而异

Camille:

绝大部分人都是很想活下去的

蝴蝶薇安:

根本没法治,乔布斯扛了几年也去了

已经算久的

我☆☆从发现已经是晚期,坚持了不到一年

老人家:

我☆☆当时肚子里两个肿瘤都有拳头大小了,但是最严重的是积水,体内积水等于脏器一直泡在浓水里,所以不得不手术

百合:

我能理解家人想尽力救治的心情。我也希望有的救。哪怕百分之一的希望。但是医生明说了,没有希望。病灶根本无法去除。

Camille:

个人选择吧

蝴蝶薇安:

这个其实已经不取决于你和☆☆怎么想了

关键于病人怎么想

Camille:

是的

老人家:

我☆☆经历了手术,经历了化疗,并且因为糖尿病高血压,伤口难愈合,最后留下腹壁疝,现在肚子越来越大。一度还有忧郁症。

百合:

我☆☆是肠癌晚期转移到胰腺和肺,肝

老人家:

家属尽力而为,不能草率决定病人的生死

蝴蝶薇安:

如果你们放弃了他,有生之年这个坎都会过不去的

百合:

其实中药治疗我觉得真的很好。

蝴蝶薇安:

会觉得后悔自己没有尽最大的努力

老人家:

你觉得,这不是觉得

百合:

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

蝴蝶薇安:

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

蝴蝶薇安:

中药在你☆☆这里未必有那么好的效果

老人家:

例子都是个案,大数据统计下来,生肿瘤的人大都心态或者情绪不好

老人家:

有些人性情改变了,病也就好了

蝴蝶薇安:

我☆☆求医期间也看过中医,同样的方子,病友多活了几个月

老人家:

同意爱纱说的

蝴蝶薇安:

我☆☆完全没用

百合:

我看到他全身插满管子在icu里,想喝水都不能。只能从鼻管里打进去。

真的很可怜

蝴蝶薇安:

这个不是说别人中医好了,你☆☆就有效的,如果换了中医效果更差,那时候怕是要更自责

会想说如果没换是不是还有机会

小呆:

@蝴蝶薇安 是的。对于我☆☆的病,我问☆☆为什么一直坚持到处找各种西医疗法而不试中医或偏方,她答复是“我相信科学,这样即使最后治不好我也不后悔,因为我尽力了。而如果我因为相信偏方错过了正确的救治我会遗憾一辈子。”

老人家:

我☆☆这边也是,中药吃着,但是究竟是否有效果,哈哈哈,我们不知道。我们自己不熬药都是医院直接送的,多少人说没用。无数人说吃中药不能吃葱姜蒜,不能吃这不能吃那。。。。。我☆☆全凭心情来忌口

蝴蝶薇安:

我一个朋友的公公胃癌刚走,她老公就是后期用了中医疗法,但是没用,公公去的很快,他现在陷入自责

其实大家都知道没戏了,但是他固执的认为如果当时没换可能还能活下来

老人家:

百合,你离病人隔着一道门的距离,可以觉得

蝴蝶薇安:

没法睡觉,一把把的掉头发

百合:

嗯@老人家 我能觉得

老人家:

当你是唯一拿主意的人,立场不同,决断也不同

百合:

而且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感受

老人家:

你是感性的人,我是理性的人

你的感受有时候完全没用

百合:

我知道知道他很迫切想要付出一切代价活下去的感觉

老人家:

谁都知道

问题是,因人而异,病情和病人的心态才是一切,很多时候,是求生意志

蝴蝶薇安:

只要☆☆还有求生的欲望,哪怕倾家荡产,也得治,为的是后半生不会陷入无尽的悔恨

老人家:

你若有医学背景,你的感觉或许更有价值

蝴蝶薇安:

话说的难听一些,他都这样了,还能撑多久

老人家:

我们普通人,中医,西医都有问或参考,但最终对病人最好的治疗方法,无人能决断

有些西医能治好的,中医也能只好

有些西医治不好的,中医也治不好

蝴蝶薇安:

西医都治不好的中医就能行吗?

百合:

我就是觉得他到最后是浑身插满管子,和冰冷的仪器一起离开太可怜了。

蝴蝶薇安:

从来没听过胰腺癌可以被中医治好

老人家:

所以,我还是相信,尽人事听天命

百合:

有另外一种活法

老人家:

让病人尽量心情舒畅,懒散中保持运动,让她觉得自己重要,被依靠,有更强的求生意识

百合:

但是很多人都是不能理解

蝴蝶薇安:

这个没有办法,人啊,不是在痛苦中死去,就是在无知觉的状态下迅速离世

百合,怎么说呢,你的观点,用在自己身上没有问题

但是对于☆☆和他的儿子,太残忍

百合:

是啊 不能总在他身上

老人家:

百合,你若能理解所有人,也会理解所谓的【不理解】,不是真不理解

蝴蝶薇安:

☆☆未必觉得自己可怜

Camille:

是的

蝴蝶薇安:

他可能觉得只要这样就还有希望

有害书籍爱好者:

需要的是临终关怀,不是中医

Camille:

他还活着 他可能觉得就很好了

蝴蝶薇安:

还在打针,还在吃药,就总归还有希望

百合:

嗯他是这么觉得 他相信现代医学 相信医生和医院

蝴蝶薇安:

所以啊

他并不觉得自己可怜

是你觉得罢了

他还在抗争

虽然很痛苦

百合:

非常痛苦

蝴蝶薇安:

放弃这些,他可能才会绝望

百合:

他满嘴的溃疡

蝴蝶薇安:

觉得最终被判了死刑

我☆☆最后就是觉得自己在等死,也确实是在等死

所以她打骂☆☆,骂他不孝

百合:

是吧

蝴蝶薇安: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不是不想救她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随着年龄的增长,癌症会变成一个越来越高几率的事情

蝴蝶薇安:

那时候做手术没有意义,只能每天哪儿疼上杜冷丁,哪儿有问题治哪儿,如果当时用各种手段治疗的话,她心里可能会好受些,至少不会觉得被☆☆放弃了

百合:

是呀。如果我以后万一有什么,我一定选择开开心心去旅行。不把钱总在毫无意义的治疗上最后在插满管子和仪器中痛苦离世。

老人家:

你这个假设是发现在行为能力健全时

小呆:

到那种时候,如果你相信中医,就去找中医。如果你相信西医,就去找西医。 至少这样多少能有点希望和念想。人就是活在希望中的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百合:

我会选择什么都不做

白衣:

假设没啥意义的,人年轻的心态和年老的心态完全不一样,有儿女晚辈和没儿女晚辈的心态也完全不一样

老人家:

是的

Camille:

是的

白衣:

你现在想的都是基于你当下的心态

百合:

我不想被活着。哪怕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意愿。

白衣:

我16岁那会还觉得为了喜欢的高兴一下都可以去死呢。。。

蝴蝶薇安:

你还年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30岁和现在的想法都不一样@百合

白衣:

我16岁那会还觉得为了喜欢的女孩子高兴一下都可以去死呢。。。

蝴蝶薇安:

人随着年龄增长变得快着呢

百合:

我☆☆岁了

蝴蝶薇安:

问题是你还没到60呢

你能保证那个时候和现在想的一样吗

百合:

我不敢保证。但是我胆小,肯定怕打针什么的。

我会抗拒的

Camille:

胆小到不怕死吗[捂脸]

白衣:

什么四处旅行啊都是年轻人的想法,我爷爷奶奶现在很明显唯一想的就是儿女多在眼前一点。

小呆:

@白衣杨子 我9岁就已经因为想到以后会死去,而躺在被窝里哭

百合:

我看到那种医院的各种仪器我就害怕

有害书籍爱好者:

有时候躺在床上会突然想到死后会是什么感觉,然后很恐惧。

小呆:

是的是的[握手]@有害书籍爱好者

Camille:

@小呆 我因为怕死这个问题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信基督[捂脸]

@有害书籍爱好者 我也有过

白衣:

有些老人你要是能让他维持到能看见孙儿成家,或者重孙出世,我敢说你天天拿刀剐他给他治疗他都能忍住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每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活

我经常这样

小呆:

这种恐惧从小学到现在一直都有,一直都有。 只不过现在没空去想这种感受了

有害书籍爱好者:

一想到不可避免的会要永远失去自我的存在,就本能的觉得恐惧。

邓锋:

小呆:

是啊@有害书籍爱好者

白衣:

昨日种种仿佛今日生,今日种种仿佛明日死

蝴蝶薇安:

我年轻的时候也觉得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就不治了,去旅行。现在觉得,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怕失去,所以也会犹豫那时候真的狠的下心放弃生的希望吗

小呆:

@Camille 有点信仰真的很好

老人家:

每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活[握手][握手]@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虽然和你的努力方向不同,但是不能同意更多

Camille:

嗯 不过我还在犹豫[捂脸]

蝴蝶薇安:

一无所有并不怕失去,而拥有的越多,特别是爱的时候,就越怕失去

有害书籍爱好者:

有时候又觉得死了会变成星星的一部分也挺浪漫。

百合:

我信佛教。其实我并不惧怕死亡。死亡对我来说只是另一个轮回。

小呆:

我的信仰很传统,有点像是传统儒家和道家的结合,偶尔也看点佛学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我不信轮回

有害书籍爱好者:

我是怀疑论者

百合:

我笃信佛教[呲牙]

Camille:

我应该会成为基督徒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可能能够等到神智永生

有害书籍爱好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某种半机械共生的状态

白衣:

我比较认可我们一个老师的想法

老人家:

我从来不去考虑自己感觉,我只考虑当下应该如何抉择,对家人对自己是最平衡的

白衣:

家人和睦是福如东海,桃李天下是寿比南山

百合:

老人家不容易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所以大家也不用太悲观

先努力活下去

活得越久越好

蝴蝶薇安:

每一天都好好的活着,活成不管几时离开都不后悔的状态就是了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之后就是神智进入虚拟世界的永生状态了

有害书籍爱好者: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不知道这种永生状态能否有取代超越自然选择进化的机制,正因为有后者死亡才有意义。

蝴蝶薇安:

剩下的都是被安排好的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蝴蝶薇安

Tao Lu:

活到2040年就可以永生了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嗯,世间一切都会有平衡的,@有害书籍爱好者

有害书籍爱好者:

然后发现永生的是你的复制意识,你的本体还是挂了。

老人家:

其实,本体太容易浪费资源,挂了就挂了,哈哈哈哈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其实这个无所谓,因为挂了的不过是肉体

Tao Lu:

最后都是一种意识上的存在

开心快乐

蝴蝶薇安:

首先,我们要先撑过朝鲜乱搞

Tao Lu:

都是脑子里面的想法

老人家:

哈哈哈哈哈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相当于是把信息丛一个磁盘拷贝到另外一个磁盘

蝴蝶薇安:

听说又要扔洲际导弹了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信息和逻辑本身是独特的

这里要避免的,是存在的唯一性

要确保的

的确是个不稳定因子

Camille:

@Tao Lu 为什么2040

有害书籍爱好者: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说明意识貌似是无法脱离物质形式存在的

邓锋:

2022年 我把虚拟现实搞起来

————— 2017-09-05 —————

司马: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老人家 昨天回了一条就睡下了,大家聊得真好。我有个问题:“什么是把生命当最后一天活?”是每天的“人生资产负债表”都要算平?(有仇当时就报了,有福当时就享了的及时行乐)还是因为我的事业还没完成,灰姑娘怕午夜来临的急迫感呢?

小呆:

@司马 说得好。这是两种解释 [偷笑]只要那个珍惜时间看淡其他的态度,不能真的当最后一天

捍卫战士:

是心态,不是负债

没钱就去赚,有恩就去报,活得明确而充实,有理想,但不奢求;有眷恋,但不牵绊。

Tao Lu:

[强]对的,两个字洒脱,再两个字豁达

司马:

@百合 开始我想说的是,从操作上,你很难确认哪个病是值得你放弃治疗的“不治之症”。从感情上,直到躺到特护病房的床上,我们还是觉得“我可以再抢救一下”。我今年唯一的舅舅肺癌去世了,全家人特别是他自己很希望活着,用了很多医疗/非医疗的手段,虽然我知道总有一天会到来,但也非常排斥那天的到来。他病了三年,期间几次都像没事了似的。

司马:

@捍卫战士 就是“即便明天死了也不亏”的心态?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需要孩子的地方,就是白衣说,有的老人为了看到孙女出嫁宁可遭千刀万剐之苦的原因。

捍卫战士:

对。就是问问自己,如果明天死了,自己还有什么遗憾?如果还有,就去努力实现,即便不成,也洒脱点别带进骨灰盒里[呲牙]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最想做的事,爱最爱的人

捍卫战士:

向死而生,比较不那么容易死

司马:

@百合 另外,我觉得有个信仰真好。我曾经4年作为基督教的“慕道教友”,一堆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围绕在我身边,想让我受洗,结果我还是没法真心接受“圣经是上帝用人手写的”和“上帝造人”两个基础假设。

糊里糊涂就信了的朋友,反而很快乐。

捍卫战士:

@司马 你觉得自己不如稀里糊涂就信教的朋友快乐?

司马:

不如,他们有依靠,我却走在迷失、彷徨、恐惧里。他们迷失、彷徨、恐惧了,信主说的就好了。我因为不信,所以要靠自己,而自己是渺小的、无知的,解决不了相应问题时,我会自卑、封闭自己。

捍卫战士:

信主真的就解决他们的问题了吗?

司马:

信了的,就解决了,虽然物质生活还是那样,但精神上得到了依靠。我看过,但没经历过。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捍卫战士:

在我看来,如果仅是这样,其实其状态和一个拥有大心脏的人差不多。但我觉得宗教不仅于此。

司马:

但是信仰 就是那么个东西:你只能通过假装加入,不能通过假装获得力量。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我从心底里不信

司马:

宗教肯定不止于此,但我觉得如果能得到这种好处,已经善莫大焉了。我也不信,所以我得不到。

JediChang:

信仰使人能够承受,给很多负面的东西一个合理的解读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不从那里得到

恩,我信自己

JediChang:

比如说亲人走了,信教的人就说蒙主召唤

不信的人就说失去了至亲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把生死看作必然的循环

每个人都要经历的

JediChang:

宗教的雏形本来就是人类对自然界不能支配的力量的理解和揣测

司马:

不,如果相信循环,就是相信由死至生的宗教故事。我觉得由生至死,是单向的,不可逆的。

@JediChang 嗯,宗教。特别是现代的基督教,给了一个最温和、舒适的解释。

有害书籍爱好者:

不是指那种轮回的循环吧

捍卫战士:

哈哈生死不是轮回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恩,不是轮回

捍卫战士:

是生死转化

有害书籍爱好者:

应该更像狮子王中说的那种circle of life

捍卫战士:

消亡和生长之间是有循环的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你的分子原子都还存在,不过会参与其他自然过程

与你的意识再无关系

司马:

我希望,意识是一种“存在”。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你其实希望的,是你的存在

捍卫战士:

意识是什么,未被证实,也未被证伪,所以暂时不可知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我” 这个概念的生存

不被灭亡

司马:

如果能像数据那样保留下来,等待某天在另一个“体”中再次与这个世界相互作用。就太美好了。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

司马:

期待

捍卫战士:

这个就要靠科技进步了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捍卫战士:

我觉得宗教改善的是人内部世界,科技改变的是人外部世界

司马:

人类的活体冷冻 其实就是通过保持整体的物质,来进行这种保存。但这种保存效率太低。

捍卫战士:

两者其实各善其长,但也有各自达不到的地方

司马:

如果,像云天明那样,保鲜一部分存有“意识”的实体,甚至能实现上传“意识流”。那么宗教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我不太感冒宗教一个原因,是因为接触到太多教徒,带着强烈的功利性,以及对自己行为带来的结果不负责任

认为这些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捍卫战士:

冬眠技术其实只是依托于人类现在的科技认知:人的意识是和人脑紧密联系的。才有这样的技术产生。但如我所说,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现在对意识的研究还非常浅薄。意识能否被转移?是否可以纳入其他容器?都属未知

司马: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的中文教会的确非常PUSH。这点在美国乡村的英文教会里,会非常温和。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他们的信仰,更像是一种对上天的贿赂

我贡献给你什么,你回报我什么

司马: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同意,在用“奉献”“拉人入会”等进行交换,差别不过是不用上香的方式交换而已。

有害书籍爱好者:

貌似记忆的数据和大脑的物质结构共同构成了自我意识,如果只复制数据,而没有还原大脑的机制,思维方式都会完全改变。就好像把不同类型游戏的数据倒来换去,就算可以导入,游戏机制也完全变了。

捍卫战士:

不可否认,宗教是人类联系的重要纽带,否则战争或许比如今多100倍

JediChang:

有一句话我很认同

有求则迷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在教徒身上看到的,经常是愚昧和盲从

JediChang:

无求则信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捍卫战士 同意

JediChang:

判断是不是真的信仰,看你是不是想要交换甚至是乞讨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捍卫战士:

我比较认同人类简史里的一个观点:想象的结合体,是智人能不相互残杀的,结成更大协作的基础。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即使都失去依然信

捍卫战士:

这是宗教做到的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是的

JediChang:

貌似绿绿们都是[捂脸]

司马:

教徒肯定是因为在某个地方 无法自我实现了,才会真正的归信,从那个角度讲,他就是“愚昧”的。但客观上,自从信了,他就无需再探索,也就没有痛苦了。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有害书籍爱好者 是的,记忆和大脑中神经元连接的方式,大脑的环境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这些都很重要

捍卫战士:

宗教中有很多很多优秀的思想,哲学观,价值观其实大可以拿来利用,指导自己的行为。不一定非得信教才能学习。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这个我很赞同

JediChang:

信教和科学是不一样方向

就跟中医西医一样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佛教中很多思想很值得学习

捍卫战士:

面对不确定,宗教的麻醉作用的确是一剂良药

但类似佛学中的无限细分概念,其实与我们认识物质世界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是的

很有意思

捍卫战士:

不说三大宗教,一些披着“宗教”外衣的邪教组织,也能在一段时间,一段空间内积累相当数量的信徒甚至狂信徒,说明“归拢信仰”这件事是有一整套方法论的。不是说必须大贤的思想,而是哪怕粗鄙不堪,但用对法门,就可实现(至少阶段性实现)的。

猫行天下@程序员客栈:

嗯,值得学习

捍卫战士:

社会学和营销学在这些方面应该有很多研究

有害书籍爱好者:

一些新兴扩张的基督教组织拉人信教的思路,还在实用主义阶段,特别是在农村,基本就是循环报应、消灾保平安等朴素善恶观披了张基督教的皮

捍卫战士:

前两天看河北奶奶庙的那个视频,挺有意思

也反应了我国人民朴素的价值观:缺啥求啥

蝴蝶薇安:

在我国,长期有求于神佛的信徒还会看不起临时有求的非信徒呢

司马:

所以需要“满天神佛包邮”

@蝴蝶薇安 当然包月停车的看不起计时停车的了

白衣:

中国百姓普遍持的还是实用主义观念,哪个宗教能保佑我,大家都说灵,就信哪个

邓锋:

马云当初网商大会也是这么说的

白衣:

我觉得相比宗教,中国传统儒家的格物修身养气的功夫跟现代科学的冲突还少些。

邓锋:

还有心学

阿猎:

奶奶庙那个视频我也看了,缺啥求啥。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啊

有害书籍爱好者:

那要看从什么时候算起算是传统儒家了吧

白衣:

哲学性的儒家其实要么就算到春秋时期,要么就从宋儒算起

司马:

儒,对我来说不太具体,就是温文尔雅,爱好诗文,坚持道德正统的一群人而已。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Table of contents

因为听一些网络共产主义者飘在天上的车轱辘话听得太多,实在受不了,所以写这些文字发发牢骚。

当年继承斯密、李嘉图等人经济理论而出现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20世纪的共产主义潮流高潮过去之后,已经无法支撑共产主义的实践。

客观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等在主流经济学中基本连研究讨论的话题都没了。

要取代当代资本主义主流经济学的地位,共产主义者需要重建整套政治经济学及其应用学术成果,并在实践中超越资本主义世界主流经济学说的所有成就。

而不是各种网络共产主义者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概念当教义,当万能的指导思想翻来覆去的说,一旦谈到具体的经济问题就都是一副中央计划局的派头,仿佛只要绝对权力作为绝对公正客观的第三方介入,就能保证经济问题迎刃而解,这只能反映出其理论的苍白无力。

网络共产主义者声称为劳动人民利益代言,却反对私有产权,强调阶级斗争为纲。
可有想过劳动人民现阶段所要求的,或许正是健全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对合法劳动所得的私有产权的保护?
阶级斗争只是共产主义语境下的方法,非共产主义者是不会因为这种理念束缚而放弃阶级斗争之外改善、争取劳动者利益的方法的。即使在共产主义的语境中,也承认作为过渡的资本主义阶段。
为何一讨论现实问题就直奔立即反对私有产权和强调阶级斗争而去了?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谁都会说,《人民的名义》中高育良书记可以比谁都说得动听,自封无产阶级政党和自封三个代表并无不同,关键是能不能反思自己是否真的在为人民利益说话,发现自己站在了人民利益的对立面,是否能根据现实反馈做出改变?

在我看来,这种自我标榜、自欺欺人的话术,正是网络共产主义者固守理论教条、脱离现实的主要表现。

一些网络共产主义者反对私有制,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其实还能往前追溯影响马克思主义的文化传统)就是如此说,是因为当前社会的一些问题在马克思主义中已经归类为资本主义制度无法解决的痼疾。

然而马克思主义及其各种现代流派的理论是否真有这么强的解释和分析力,或者是否是套套逻辑,各种具体问题是否真是资本主义所引起且资本主义无法应对?

反正在网络共产主义者那里,我是看不到脚踏实地的高水平的严肃研究。

分析问题根源永远是资本主义是个筐,啥都往里面装。
永远是私有制、资本控制、阶级矛盾和阶级决定脑袋、小资软弱两面派和被洗脑、无产阶级缺少指导等车轱辘话。
提出的解决方案也是生搬硬套不考虑经济规律的照本宣科。
更没有看到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核心的反思批判和与时俱进——核心层面的质疑和批判被视为背叛,听上去是不是像某些基督徒宣称“圣经永远不会错,错的是你打开的方式”?

这些人可以像传教士背圣经一样把诸位革命导师的文本背个滚瓜烂熟,点评争论时信手拈来,拿经典原文当论据使用,回到文革时期文斗起来估计是一把好手,然而除了论证自己更接近共产主义原教旨,最终把争论变成互相指为异端之外,毫无实际价值。

他们最关心的,是要作为无产阶级代言人获得绝对的专制权力,或者找到值得追随的专制强人,来实行心目中真理一般的政治理念,但从没有想过这个世界的政治和经济规律恐怕不会按他们所理解的那样运转,就像革命后发现现实没那么简单的革命前辈一样,迟早自相残杀——反正我的信仰没错,错的是世界和背叛革命理想的内奸。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Table of contents

近几年引起中产阶级焦虑的事件和文章不少,如各种社会阶层固化、教育资源紧张、二胎养育成本、房价特别是学区房价格居高不下等等,甚至最近还有了《中产阶级教育鄙视链》这样的文章。

身边虽说没有走火入魔至此的家长,但压力也都不小,感觉人生的起跑线无处不在,一处落后就处处落后,差距越来越大,再也不能翻身。

所以我比较好奇中产阶级的父母们对子女未来的期望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严重的焦虑感。
是有什么具体的目标无法实现,比如在阶层彻底固化之前,能混到最上层阶层当中,以后世世代代不会被物质条件束缚?
还是根本没有具体目标,就是因为看不清楚未来会如何发展,才更焦虑?

之前在宿遗的群中问大家对子女的期望,回答一般是这样:
有足够的安身立命之本不至于穷困潦倒,有一定的选择,选择相对喜欢的人生。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和足够的生活情趣,能够在自己的生活中寻求到足以丰富心灵的乐趣。

这样的要求是否很高,需要靠超乎常人的教育资源、住房资源和其他成本来保障吗?
即使未来社会流动性真的下降,实现这样的目标会很艰难吗?

如果大多数中产阶级既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的实践的,还会有严重的焦虑吗?

总觉得这些焦虑的中产阶级认为社会阶层固化加剧后中产阶级一定没有向上的出路、子女人生的幸福取决于阶层高低等等,既是这种焦虑的来源,又被这种焦虑情绪放大了,形成恶性循环的心魔,究其根本又有以下几类:

1、对人生的意义和目标没有概念,在竞争压力下,生活目标不是多姿多彩、遵循个性,而是限制为少数几个被社会主流舆论绑架的、以物质追求和社会地位相关的价值目标,反过来因为目标重合又更进一步加剧了竞争压力;

2、有些人对阶层流动性的期望值太高了,仿佛只有出身寒门、白手起家能够一跃成为富豪阶层才叫做流动性好,希望渺茫就觉得阶层固化太厉害。
但其实在一代之内逆袭和败光家产的都是极少数,否则反而说明社会动荡,财富积累缺乏保障。
只要向上一层发展的通道没有关闭,阶层之间的界限没有成为不可逾越的鸿沟,同一阶层中个人发展的脚步在统计学意义上与个人努力奋斗的程度基本成正比,流动性就不会太糟糕。

3、期望投入资源以控制未来生活的走向,然而实际上谁也无法完全掌控未来,反而在失控的边缘加剧焦虑;
这就好像一个人自身的努力奋斗固然可能提高实现目标的概率,但也不能完全决定人的命运。既不能屈从于命运的摆布,也不必因为付出与收获不成比例而怨天尤人。

4、以为用阶层和教育资源等手段作为护城河保障子女幸福,就是对子女最大的帮助。
这更像是某种无意识的卸责,逃避看得见的物质资源之外的、在情感和三观方面陪伴和引导子女的责任,朦朦胧胧之中觉得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从何下手,于是愈发焦虑。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Table of contents

看到将私有制和剥削压迫绑定起来的说法,觉得有必要反驳一下。

苏梦枕:去阶级化、快乐教育的目的,就在于不断地给青少年灌输不科学的私有制意识形态。一旦私有制意识形态形成了思维定势,几乎是终身难以改变。所以那些说什么不要给娃娃灌输仇恨啦, 不要让娃娃过早的看到暴力啊啥的,不过是借口而已。意识形态教育就是从娃娃抓起的。只有如此,教育出来的青少年才会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想怎么剥削压迫就怎么剥削压迫,甚至于认为剥削合理,乃至于女性认为要想出人头地,就要潜规则,青少年自发的把被剥削被压迫被欺侮合理化,甚至合法化。这是资产阶级以及精神资产阶级最想要的结果。

将私有制度和剥削压迫以及顺从剥削压迫绑定起来,当作真理一遍遍重复才是最不科学的意识形态灌输。

私有制度承认并保护个人对自己生命和财产的占有和支配权,并且是基本权利。

在此之上才是个人、组织之间的博弈、合作和竞争,而不是某些浪漫主义理想家革命者心中当作真理的终极社会制度。

如果连一个人的这些基本权利都要否认,或者加上各种前置条件,满足了这些条件才对自己的生命和财产有占有支配权,就等于是奴隶制度——奴隶究其本质不就是生命和财产掌握在他人手中的人吗?

而掌握他人生命和财产权的人或者组织就等于奴隶制度中的奴隶主。

只不过他们宣传的意识形态与时俱进,内核其实一成不变,就是为了公共集体的崇高目标和最大利益,建设一个没有私欲、人人平等(虽然有的生物比其他生物更加平等)的地上天国,即使有时不得不承认个人的生命和财产权,也预置前提条件且由他们自己来掌握这些条件的解释权——各种宗教和政治斗争中争夺正统地位、占据道德制高点的目的就在于此。

反对私有制度而建设的乌托邦,没有不走向反人性的悲剧,包括一些毛左口中的“一共”。可惜反私有制意识形态的惯性确实终身难以改变,所以因为顺应人性而解放的生产力也可以强行解释为反人性乌托邦的遗产,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现状也总要极端到取消私有制度的程度。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PAGE 1 /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