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Panic
Table of contents

最近苹果禁止微信在其 iOS 应用内提供通过微信支付打赏文章作者的功能,很多人马上想到了当年360和腾讯的大战,以及让用户二选一的“艰难的决定”,有的人也在自问和问人:苹果手机和微信如果只能选择一样,会选择哪个?

有人则认为苹果这种做法是利用垄断优势店大欺客。我不是果粉都看不下去了。

首先,从李如一的事件说明来看,不允许此类内购的条款早就存在,不存在模糊之处,禁止的也不是微信一家,只不过此次执行更加严格。
腾讯在他人的平台上玩,搞清楚规则是基本功,遵守规则是应有之义,不能拿过去没有被禁止当作继续违规的理由。

其次,App Store 是苹果完全自有的渠道平台,你可以抱怨它设立的规则太过苛刻,不在上面发布,但无论它怎么设置规则,都是它的正当权利。

第三,苹果的 App Store 远远说不上垄断市场。移动应用发布推广渠道又不是只此一家,iOS 设备也没有独霸市场,消费者有选择的自由——当然,不包括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应该被满足的“自由”,比如在西餐厅吃麻辣烫的自由。

最后,也是最有争议的,即使是在市场垄断的前提下,苹果的这种做法也毋需指责。
有的人只看到苹果 App Store 应用渠道生态环境的市场优势,如影响力、付费用户数、付费能力等等,看不到的,是形成这些市场优势背后,iOS 系统和设备的优秀,应用生态系统的建设、运营和管控,以及这些工作的商业创新、技术创新和投入成本。

换言之,如今苹果 App Store 的地位正是市场对其前期创新开拓的报酬、褒奖,哪怕它形成了事实上的市场垄断,只要不是与公权力结合形成行政垄断,那就算不上什么恶行。

但总是有自己不事生产、不用参与市场竞争的道学家跳出来说,哎呀,这形成垄断了,要维护市场的公平秩序,要有如他们一般公允的道德家介入来打压市场垄断,“为弱势者发声”。

但事实上打破所谓垄断的,往往不是道德家的介入,而是(1)在市场垄断者无法想到的地方,通过模式创新颠覆原有的市场,让垄断者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2)垄断者为垄断地位所限所蒙蔽,不断损害消费者的体验、透支企业的品牌形象而作死,(3)垄断企业规模超出其管理成本边际而陷入低效的境地。

对相信市场的消费者而言,苹果也好,微信也好,哪怕处于垄断地位都不算多可怕,最可怕的反而是以道德家面貌出现的这种人

当一个平台用户群体庞大,就具有了公共平台的属性,就有了公共利益之争,企业的角色也随之发生变化,就具备了公共管理的职能,自然不能简单地让企业决定怎么管理。

苹果和微信的这一架表明,国企把持的资源性行业存在垄断,民间资本集中的互联网行业里也同样存在滥用市场地位的可能。

社会需要将这种利益之争纳入到规范的渠道,也需要用法律来制约对市场地位的滥用。

一句“用户群体庞大”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化私为公,进而打着法律的旗号干预市场,大多数人可能还觉得十分正常,甚至拍手叫好,这才是细思恐极之处啊。

Table of contents

阮一峰最近在《技术的边界》中提到一个不算新鲜的观点:技术高速发展所蕴含的巨大能量,最终将把人类社会带到难以预测的脆弱状态。

其逻辑要点是:

  1. 系统越来越复杂,分工越来越细,大多数人已经不能够理解技术了,一个人也不可能从头到尾掌握整个系统。

  2. 因为无法理解技术,人类不知道今后技术会突破到什么程度。

  3. 只要技术有能力做到的事情,最终都会做到。人类没有办法遏制它的发展。

  4. 无法理解和无法控制发展,因此人类无法控制新技术的后果,可能实现能摧毁文明的技术。

  5. 结论:依赖技术的高科技、高度自动化的社会非常脆弱。

我觉得这完全是现代版的杞人忧天:

细致分工导致隔行如隔山、一个人无法掌握整个系统,不是大问题。
只要人类的沟通、交流、利益驱动、组织能力还在,分别掌握了技术细节的人可以随时组织起来,重建技术文明。
而且历史证明,行业分工合作的社会,其竞争力远超没有分工的社会,从头再来仍然还会是这个结果,从分工导致的现象开始担忧没有道理。

人类无法预测技术的未来发展也不是大问题。
事实上人类从来就没有搞清楚技术的未来在什么方向,只是技术进步的速度加快,让现代人普遍能体会到这种对未来的无知。
我看到有网友评论得好:这种担忧只是人类对未知的原始本能的恐惧。

技术上能够实现的事情最终都会实现也不是大问题。
这种表述方式有点像 Kevin Kelly 的《What Technology Wants》中将技术视为某种生命存在方式,或者盖亚假说中将整个地球生态视为有意识有目的的生命。
仿佛冥冥之中人类会不由自主地为技术这种生命形式的目的服务。
但实际上决定某项技术能否实现的,归根到底是人类的需求。

我们看到的许多实现难度很高或者为主流社会不容的技术突破,都是因为有人类需求源源不断地驱动。
这需求不止是要用真金白银兑现的市场需求,也包括人类天生好奇心所催生的不求回报的需求。
而同时,还有海量的本可能实现,但因为缺少需求驱动而胎死腹中、脑中的潜在的技术突破点,根本不需要妄图阻止技术进步的卢德主义者出手,就默默无闻地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而我们只能看到那些突破重重险阻实现了的。
一旦落到人类自身需求的层面上来,对技术发展的担忧就转变为对人类社会组织存续能力的担忧。

新技术不可控的问题那得看是对谁而言。
如果你是希望全局掌控社会发展动态的控制狂,那么这确实是大问题。
但如果你明白社会竞争发展的常态本来就是一种“基本可控的不可控”状态,那么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要担心的是能够一下子毁灭所有人类的技术被某个漠视现世价值的疯子掌握,或者技术发展导致人类的演变出现严重撕裂社会进而引起世界战争的情况。
但这也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和之前所说一样,还是人类社会组织存续能力的问题,也就是政治学范畴的问题。
这锅,不能让技术来背。

依赖高科技、自动化的社会非常脆弱吗?
原文中举飞机的飞行控制软件的例子并不妥当。
飞机商用之前会经过严格的测试和试飞,必要时也有高科技、自动化之外的人工干预手段。
因此软件出现问题导致飞机坠毁的概率微乎其微。
而且越是了解飞行的人,越清楚飞行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能够接受事故概率而坐上飞机的人,不会对这种问题盲目恐惧。

如果回到人类社会上,也就是说,人类的存在和发展本来就不是天经地义、百分之百安全。
技术是人类对抗残酷的大自然的手段之一,技术发展到今天,正是人类社会自我保存和发展的需求所驱动的。
为了未来未知的技术风险,忽视当下无时无刻不在涌现的实际需求,不是因噎废食、杞人忧天是什么呢?
就是不知道不知道这是身为技术人员的阮一峰的真实想法,还是为了推广书而故意为之的宣传策略了。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Table of contents

前一段时间因为标题党新闻而出名的 UC 震惊部的新闻让人震惊,我首先想到的是英国经典政治喜剧《是的,大臣/Yes, Minister》中的一段。

背景是行政事务部大臣哈克提议精简公务员队伍,首相打算顺势把他的部门给精简了,于是大臣哈克、常务秘书汉弗莱、私人秘书伯纳德三人虎躯连震:

哈克:我太震惊了!
汉弗莱:你还震惊,我才震惊呢!
哈克:真不敢相信,我…太震惊了。你怎么想?
伯纳德:我震惊了,大臣。
哈克:我也是。震惊啊!
汉弗莱:让人震惊!
哈克:震惊…我简直没法形容!
伯纳德:震惊?
哈克:震惊!
可这是真的吗?
他不是吓唬你吧?
一个部门怎能说废就废?
汉弗莱:听起来很像真的,对吧?

Table of contents

大城市中应该很少见到在公共场所摆设灵堂,放鞭炮、请乐队奏乐这种事情了吧,但在我所住的小区,因为安置的农村、郊县拆迁户较多,隔一段时间就有灵堂摆进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还有不入流的弹四郎歌手放声高歌(但不是以前弹四郎一曲的风格了)。因为有不少业主接受这种风俗,小区的物业也不好管。

为什么这种乡村几乎家家户户都遵循的习俗到了城市中就变成扰民了呢?是因为素质差异,是城市居民的生活更容易被打扰,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印象中小时候住在长沙城中心的宝南街时,附近有人去世,都会摆灵堂做白事,相互认识的街坊邻居全去凑热闹,顺便也搭把手帮个忙。而现在小区中相互认识的往往不超过同层、对门的邻居,大事小事都不好麻烦人家,更何况是不吉利的丧事。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乡村中多是家族聚居,去世的往往是大家都认识的亲朋好友,摆灵堂这事更多的是一个公共事件,你我都有份参与,也就无所谓扰不扰民;
而城市小区中大家相互陌生,摆灵堂是逝者一家自家的私事,公共事件时很正常的行为放在这里就变成了冒犯和打扰,只是他们自己还不习惯这种场景转换,没有意识到这种差异。

categories = #大杂烩
Table of contents

经常参与、围观网络争论的人估计都遇到过争论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被洗脑了”、“屁股决定了脑袋”等等的情况,为此吵得不可开交的参与者还可能写出数千上万字的文章论证对方确实如自己所说。
仿佛只要这个论证成立,对方也就自动丧失了争论的权利,自己也大获全胜。

但其实这种论证只是一种幻觉,对方是否真的没有经过独立思考,是否被洗脑,其立场竟然和自己完全不同是否是因为其屁股错位,根本不是客观论证能够证实的,除非你有深入人心、探知其大脑思维的超能力,否则这种指责和论证都只是自以为成立的臆测而已,用古人的话来说差不多就是诛心。

这样就无法确证的东西的争论对推进讨论毫无意义,倒不如讨论各种观点落实为实际行动后,对个人利益的影响可能有多大。
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才是各人基于个人立场最容易确证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对方是这种态度:你个人的利益无足轻重,毋需考虑,不要太自私,我们还是只关注战略层次的“整体”“公共”利益吧。
又或者是:你并不了解自己最想要什么,也不知道如何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利益,我或者更高明的人对此反而知道得更清楚,所以你应该改变个人主义的出发点,听从更高智慧的人的指示。
遇到这种以为自己有洞察人心的超能力,希望以此剥夺你的争论资格,希望你放弃思考并主动交出选择权利的人也没什么好讨论的,直接怼就好了。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PAGE 1 /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