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Panic
Table of contents

经常参与、围观网络争论的人估计都遇到过争论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被洗脑了”、“屁股决定了脑袋”等等的情况,为此吵得不可开交的参与者还可能写出数千上万字的文章论证对方确实如自己所说。
仿佛只要这个论证成立,对方也就自动丧失了争论的权利,自己也大获全胜。

但其实这种论证只是一种幻觉,对方是否真的没有经过独立思考,是否被洗脑,其立场竟然和自己完全不同是否是因为其屁股错位,根本不是客观论证能够证实的,除非你有深入人心、探知其大脑思维的超能力,否则这种指责和论证都只是自以为成立的臆测而已,用古人的话来说差不多就是诛心。

这样就无法确证的东西的争论对推进讨论毫无意义,倒不如讨论各种观点落实为实际行动后,对个人利益的影响可能有多大。
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才是各人基于个人立场最容易确证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对方是这种态度:你个人的利益无足轻重,毋需考虑,不要太自私,我们还是只关注战略层次的“整体”“公共”利益吧。
又或者是:你并不了解自己最想要什么,也不知道如何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利益,我或者更高明的人对此反而知道得更清楚,所以你应该改变个人主义的出发点,听从更高智慧的人的指示。
遇到这种以为自己有洞察人心的超能力,希望以此剥夺你的争论资格,希望你放弃思考并主动交出选择权利的人也没什么好讨论的,直接怼就好了。

categories = #百无禁忌
Table of contents

因为同时在使用两台电脑,为了来回切换方便和共享剪贴板,需要寻找一套可以跨主机共享鼠标、键盘、剪贴板的方案。

最先了解到的是 Synergy,不但可以跨主机,而且支持跨 OSX、Linux(Ubuntu/Debian) 和 Windows 系统。

但代价就是要付费购买——然而我并没有跨系统共享的需求,所以找到了两款 Windows 下的软件代替。

第一款是微软车库项目出品的 Mouse without Borders,这直白又冗长的名字真是忍不住要吐槽啊!

优势是体积小巧,上手配置方便,还支持跨主机拖拽文件,如果其他方面没有特别多的功能要求和个性化需求,已经足够用了。

第二款是 Input Director

优势在于选项丰富,自定义功能更强。
例如有各种快捷键的自定义设置,可以配置触碰屏幕边缘两次鼠标才跨越屏幕,鼠标跨越屏幕后有波纹效果,支持主机数量多,等等。

不过上手时要配置主/从系统和一大堆选项,可能会让很多人头晕。

两款软件共同的问题有:

如果网络状况不佳,鼠标会抖动或延迟,这应该是这类软件的通病了,Synergy 也不例外;
自动寻找、发现局域网内系统并配对可能会失败,根据 IP 地址指定更加靠谱。

另外,如果有三台主机,两台在同一有线局域网,两台在同一无线局域网,同一时间也只能选择一个局域网内的主机共享鼠标、键盘和剪贴板。

categories = #软硬挨踢
Table of contents

听说了很久的共享单车,比如摩拜和 ofo,去一线城市出差也能时常看到4、5种共享单车扎堆,可以感受到激烈的竞争。

最近 ofo 开始在二线城市发力,长沙也能零星地看到小黄车的身影。
据说 ofo 连山城重庆都进入了!真是不惜血本啊,之前宿遗群内大家还说没有哪家共享单车公司会脑子进水去重庆的……

不过目前在长沙覆盖率最高的反而是不那么知名的小绿车酷骑。
所以为了试用共享单车的体验,只好投入298元押金先注册酷骑了。

之前的单车哪里体验不好?

自购单车

最大的问题自然是容易被盗,说出来都是触目惊心的血泪史。
财产损失倒在其次,关键是心理打击巨大,有种被世界背叛抛弃的挫折感。

其次就是修车铺销声匿迹,随车随身带维修工具挺麻烦的,对懒人太不友好。

最后就是还是不方便携带。
要上地铁必须考虑或影响骑乘体验或身价不菲的折叠单车(虽然有看到过扛28大杠进地铁的强者……)。

所以早几年我都把家里最后一辆自行车给卖了。

市政公共单车

虽然市政公共单车出现较早,可经过利弊权衡,我还是没有注册使用。

首先是固定位置停放限制太大,停放桩实在太少。
比如我所在的小区,距离最近的公共单车停放桩大概有1000米,等我走过去取车的时间,可能乘坐公交车都已经到站了。
骑车出去也总要担心没有地方停该怎么办?
车辆的投放也太少,覆盖范围有限。

然后是停放桩数量有限,租车者难免会有这样的焦虑:
要是好不容易骑到了停放桩,却发现已经停满了,该如何还车?
难道要一直蹲守在旁边,直到有人再骑走一辆,腾出还车车位吗?
反正我是没有在注册服务说明中说清楚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最后是注册、缴费、退费非常不方便。
需要工作日、白天到指定地点注册、缴费,我就只能呵呵了。

共享单车哪里好?

对消费者来说,好处确实很多。简单罗列几点就行,不需要说得太细:

  1. 不用担心车辆被盗。
  2. 随走随停,骑累了、变天了都不用担心怎么回去。
  3. 押金和单次消费不算贵。

所以注册之后,还挺有积极性的,一有机会就骑上出发。

共享单车哪里不好?

本地还没有摩拜(2月中旬还没有看到,到了3月底已经较多了),据说因为设计考量,导致骑行十分费力,后来又推出轻量版。

酷骑的车中规中矩,就是一般的女式公路车改装的,可以调节座椅,除了前后刹刹车距离差异太大、缺少反光装置、早晨室外容易凝结露水之外,本身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缺点。

自身服务方面

酷骑的体验问题基本都出在移动应用方面,比如说:

  1. 车身 GPS 定位不准确
    打开应用看地图上有许多辆,实际去找却可能扑个空,又或者带着人不停兜圈就是到不了单车所在的精确地点,对用户的信心打击相当大。
  2. 骑行过程中要求蓝牙和移动网络都打开
    特别是后者,如果关闭,即使开了 GPS 应用也不会记录行程。
    于是我现在的统计数据显示,累计骑行4个半小时,总行程还只有0.48公里…
    补充:现在全部定位手段都打开也经常无法记录行程,感觉要废了。
  3. 有时候会出现地图上一片空白,显示周围没有单车的情况,而实际上你面前就停着好几辆。

另外,虽然可以邀请新用户赚用车券,也可以做活动,但没有花心思做社交功能,比如添加好友、发现同好、和好友分享骑行路线和经历、邀约骑车等等,还挺不习惯的(这方面做得好并不会引起用户反感)。
活动也没有可以吸引用户的地方。
不明白为什么功能如此简单,应用体积却20+MB。

Ofo 我还没有试用,据说移动应用体验相当糟糕,比如因为没有 GPS 精确定位,你只能知道附近有多少辆 ofo,却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而且因为 ofo 简陋的安全配置,如固定密码的机械锁(现在偶尔可以看到第二代锁的车辆,但是不多)、没有定位功能等,导致盗用、滥用、公车私用现象最严重。
反正到目前为止,我看到被人拿回家当私车用的、自己破坏车锁的、记录密码后免费重复使用的,全都是 ofo 的单车。
据说 ofo 的损失率达到了5%以上,不知道是否是砸钱用成本换市场扩张的战术手段,初期一定的损失率也可以接受?

补充:
目前酷骑单车的损坏情况也非常严重,车锁无法打开、座椅松动不能固定、车胎被人恶意破坏的情况最多,还有链条故障、踏板脱落等,找到可用单车的几率已经差不多低于50%了。
因为没有完善定位功能,高峰时期找不到车的情况更加突出,好不容易找到又是坏的,严重影响体验!

3月1酷奇在下班高峰期出现长时间、大面积的服务故障,无法登录、开锁。

又注册了摩拜单车,见识到了传说中效率低的轴传动,骑车上坡那是真费力!下坡也要时不时蹬一下。
第一代摩拜不能调节座椅高低,我这种身高处于中等水平的骑着都有点别扭,高个子基本就告别摩拜单车了…
同时刹车柄与握把之间的距离偏长,个子矮的也不爽。

环境配套情况

共享单车用户多了之后,以前熟悉的逆行、闯红灯、乱跨车道等现象也渐渐多了起来。
不但危及自身安全,还有可能被人当作攻击共享单车服务的把柄,哪怕这根本不能算是共享单车服务商的责任。

除了用户素质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而很少看到有人提起的问题:

我试用的这几天有个明显的感觉,现在骑车上街可比以前大部分人都骑车出行的年代危险多了!

首先是电单车横行,并且与单车共用车道,电单车从后方超车或斜刺里杀出来时悄无声息,非常危险,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撞上。
我宁愿回到允许摩托车上路的时候,起码还能听到声音。

其次是机动车靠边停车和右转弯似乎已经不习惯考虑单车的存在了。
你永远拿不准和你并行行驶的机动车什么时候会忽然靠右停车,没有打转向灯习惯的司机太多了。
停靠在非机动车道上的汽车也让人头痛,虽然我经过的时候都减速、按铃,仍要担心它突然启动或开门。
经过十字路口时更是提心吊胆,因为路口处的单车直行道处在直行机动车道和右转机动车道之间,要直行就要冒着被右转车辆碾压的危险——这在以前不是问题,反正有很多人一起骑车过路口,盲人开车都不会忽视你,而现在转向不看有没有单车的司机太多了。

希望随着共享单车使用者越来越多,这一现象有所好转吧。

未来远景方面

作为消费者,当然觉得共享单车非常方便,解决了大问题,但自然也会担忧,目前共享单车蜂拥而上,竞相融资和烧钱,能否长久持续。

据说融资融成独角兽的市场领头羊们计算的结果是,光靠单车本身的租金就已经能够盈利,商业模式没有问题。
但愿这是综合考虑到各种因素得到的结果,而不是真空中的球形鸡模型算出来的。
从背后投资者站队的情况来看,未来必然有惨烈的价格大战和兼并行为,希望硝烟散尽后,体验不会变差,起码价格再高点我也能接受。

除此之外,政府政策方面也不知道会有什么风险。
就像网约车硬生生被各种限制政策玩成了少数人才能参与的服务,资源供给侧大大萎缩,等于导致服务价格上升。
在市政公共单车不大受市民青睐的地方,是否会因为利益冲突原因出台限制措施呢?

最后,我觉得围绕共享单车的玩法还有很多没有开发出来。
想想看,用户出行的行为轨迹数据有了,租金形成的沉淀资金有了,健身活动的需求和偏好信息有了…
单车本身有一定的负载能力,一些扩展的硬件设备,如太阳能发电、充电、移动热点、数据采集器等等未必没有应用的可能。
只要前期的市场行为习惯培养起来了,解决了政策风险、用户破坏和滥用的问题,这门生意还有许多潜力可挖。

Table of contents

我正在使用 Beyond AustralisPuzzle Bars 这两个 Firefox 扩展,都出自同一个作者 Luís Miguel(Quicksaver)。

最近他在扩展的主页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大意是:
因为 Mozilla Firefox 的扩展机制会改为 WebExtensions,许多功能受限,他投入大量精力经过一年半时间的摸索之后,发现自己无法在新机制下继续保持和更新原有的优秀扩展,如 Beyond Australis、FindBar Tweak、OmniSidebar、Puzzle Bars,而他又不能像 Mozilla 的雇员靠围绕 Firefox 开发全职赚钱,伤心之余,只能停止更新维护,和理念不合的 Mozilla 分道扬镳。

Mozilla 宣布转向 WebExtensions 机制,以我的理解,一个原因是要提升性能,如多进程,另一大原因是尽量与 Chrome 和 Opera 的插件 API 兼容,开发者不必为不同浏览器多次重复开发(但也不会是完全无修改移植),用户也可以用上许多原本只有其他浏览器才能用的扩展。

然而,如果这样变化的代价是牺牲现有优秀的扩展和赶走优秀的开发者,那么 Mozilla 的选择恐怕谈不上明智。

对 Firefox 核心用户而言,这个浏览器最大的优势是无与伦比的自定义能力和强大的扩展,一些扩展如 Beyond AustralisTab Tree 在其他浏览器无法或很难做到相同的效果,FoxyProxy、Lastpass 等扩展也比其他浏览器上的弱鸡版本好用。
放弃这个核心优势,与竞争对手同质看齐,又不如 Chrome 迅捷和推广得力,流失核心用户之后真的能从竞争对手那里吸引更多新用户吗?

Beyond Australis 扩展页面下的一个评论说的好:

Mozilla, what the hell are you thinking? The only reason a lot of people use Firefox instead of Chrome or Edge is because of extentions like this, and your stupid decisions are killing it! Ok, great, so you want to make it so extensions work on all browsers. If that’s the case, why would anyone choose Firefox instead of Chrome?

Mozilla,你们他妈在想些什么? 许多人不用 Chrome 或 Edge 而选择 Firefox 的原因,就是冲着这样的扩展来的。而你们愚蠢的决定杀死了它! 好,很好,你们希望扩展能运行在所有浏览器上。要真是这样,谁会选择 Firefox 而不是 Chrome?

好吧,或许对大多数开发者而言,新的机制下更容易开发,性能和安全方面进步带来的吸引力能够弥补部分核心用户的流失(我很怀疑,毕竟 Firefox 的最大卖点不是性能和安全,靠这些挽回和吸引用户,这是产品定位级别的变化)。
只是像 Quicksaver 这样优秀的开发者,许多拥有优秀功能和创意的扩展,再也无法回到 Firefox 的平台上了。(还记得 Windows Phone 是怎么死的吗?开发者能陪你折腾多久?)
这样一个中庸甚至平庸和懒惰到除了内核之外看上去在全面克隆 Chrome 的浏览器,还是我们这些忠实用户钟爱的优秀创新产品吗?

希望 Mozilla 可以在未来狠狠地打我的脸吧,实在不行,Firefox 毕竟是个开源产品,也许像 Pale Moon 这样的替代品会越来越成熟。

categories = #软硬挨踢
Table of contents

过去奴隶主支使奴隶劳作生产,需要有暴力手段和作为帮凶的高级奴隶,要应对随之而来的权力组织问题:
要防范奴隶结社造反
要操心奴隶是否会消极工作
要避免手下叛变夺权
一方面奴隶主要控制和命令他人,一方面他也无法彻底摆脱他人。

而机器代替人力,甚至代替中层管理,貌似给极权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如果生产者和管理者都是忠诚于自己的,是否可以消除掉人类社会的组织成本呢?
或者机器只是替换掉中间的高级奴隶阶层,用忠诚的机器人暴力压制底层的人类奴隶呢?

这个新的社会组织模型看上去很像中央计划经济模型:
奴隶主对应中央计划部门,负责提出发展目标和确定计划,因为权力归于一人,不存在意见冲突;
机器人搜集数据和协助制定计划,理论上比人力人脑更加可靠,功能单一也不用担心造反;
而且某些毛派深恶痛绝的官僚阶层被机器人取代之后,也就没有了他们认为导致计划经济生产总是失败的自私自利和腐败。

如果底层劳动力是机器人,相当于这个“社会”只有一人,其他都是其生产机器的零件。多个社会并存时最终还是个人竞争的模型。
如果底层劳动力还是人类,那么机器人中层管理就要考虑镇压或消解底层反抗的成本,区别在于不需要考虑中层本身反叛的风险成本。

这样可以引出不少有意思的问题和结论:

  1. 只要底层奴隶的生产力在维持基本生存发展条件之外还能支撑机器人管理组织的消耗(理论上大大小于人类社会的组织成本)和极权者的意志,这个社会是否就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被另一个生产力更高的社会组织或文明消灭,比如说机器人完全取代人类。
  2. 人工智能高度发达,数据采集、处理和生产效率飞升,同时管理成本大大降低,是否中央计划经济就可以实现、压到自组织的市场经济并一直延续了呢?
  3. 人类相对于机器人,有什么不可取代的并且足以抵消社会组织成本的生产力优势吗?
  4. 人类社会的组织成本真的是影响生产力的成本,而不是某种可能优于只有忠诚的机器人的社会组织的特性吗?
  5. 各种认为中央计划经济无法持续,或者无法竞争过市场经济的理论,哪些在机器人大规模应用于生产和管理后仍然成立,哪些不能成立呢?
PAGE 1 / 228